你多久没读书了?

“423”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,4月22日,当当与易观联合发布《2021中国书房与阅读现状洞察》报告(下简称:《报告》)。《报告》指出,国内72.8%的家庭没有书房,中国人均书房面积仅0.65㎡;其中,一线城市近9成家庭没有书房,上海人均书房仅0.23㎡,成占有率最低的城市。


当当423书香节现场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王紫薇 摄

没有,并不代表不想拥有。

易观电商行业高级分析师何懿轩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调查结果显示,9成受访者表示未来如果换房愿意单独设置书房。读书可能是大家在工作之余的非常旺盛需求,甚至是一种精神追求。

一边是旺盛的读书需求,一边是快节奏的城市生活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见缝插针”的碎片化阅读兴起,《报告》显示,63.6%的受访者在通勤途中读书,39.5%的受访者在厕所读书。通勤、马桶、睡前三大场景正在成为“书房担当”。

面对阅读场景的变化,互联网公司也在不断拓展新的阅读场景。如2020年12月,当当与盒马联手,在城市CBD闹市开出首家“城市书房Open Books”,打造下班通勤后的阅读场景。

在此之外,一些互联网巨头在电子书的基础上进一步布局有声书、读书直播等数字化阅读。就在今年一月份,腾讯音娱乐集团豪掷27亿元收购阅文集团旗下曾获6轮融资的子公司“懒人听书”;字节跳动去年6月升级“番茄小说”,并推出“番茄畅听”进入有声读书市场,京东图书在去年搭建读书直播栏目……

一场围绕着“阅读场景”展开的竞争,正在悄然进行中。

巨头们的读书生意经

面对阅读场景,互联网公司已布局多时。

当当公关部总监白禹在活动现场表示,随着阅读场景的变迁,当当已进行多次场景化实践。2019年,当当与肯德基联手打造“肯品味阅当当”的阅读场景,试图满足用户用餐场景下的阅读需求;2020年8月,当当与滴滴共建1000座“流动图书馆”,为人们串联起通勤途中的碎片移动阅读场景;2020年9月,当当联手盒马打造“精神粮仓”和“城市书房Open Books”,将美食文学搬入了菜市场。

用纸质书串联生活碎片化场景之外,一些互联网公司在电子书的基础上进一步布局有声书,降低阅读场景的门槛,“阅读”一词也在重新被定义,数字化阅读蔚然成风,电子书、听书市场发展迅猛。

何懿轩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透露,这次调查中显示,电子书有声书市场在快速增长。“大家对一些严肃的、长篇内容还是会选择纸质书来阅读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电子书、有声书市场在快速增长。这类内容,受众多会选择一些娱乐性较强、情节性较强的内容来听(读)。”他说。

有声书当前的市场规模虽然不大,但增速很快。近期德勤的一份报告中给出估算数据:2020年全球有声书市场增长25%,达35亿美元,听众约5亿人。据艾媒咨询的一份报告,2016年至2019年,中国有声书市场增速持续超过30%。有声书作为数字阅读的延伸,极大提高了受众对碎片化时间的利用程度,表现出强大的市场潜力。

面对少有的蓝海市场,互联网公司们又怎会放过?

字节跳动去年6月升级“番茄小说”,并推出“番茄畅听”进入有声读书市场;京东图书在去年搭建读书直播栏目《新书有请》、《高能出版社》,邀约作家、大咖直播“读书”;头部音频平台蜻蜓FM积极培养主播,打造人才IP;喜马拉雅投资樊登读书会,加固自身护城河……

企业围绕着阅读场景做得一系列动作,都与越来越碎片化的市场特点有关。

见缝插针:“挤出”来的读书空间

《危机与变局――2020-2021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》指出,2020年图书的线上销售规模占比近80%。在去年双11期间,以线上销售图书起家的当当在天猫平台图书销售持续位居榜首,官方数据显示,2020年整个双11期间(10月20日-11月12日),当当共销售图书破3亿册。

图书需求可从售出图书的数字中一窥。但与此同时,书房在高房价城市成了奢侈之选。

此次发布的《报告》显示,国内72.8%的家庭没有书房,人均书房面积仅0.65㎡。其中,一线城市近9成家庭没有书房。在有书房的人群中,书房的面积与城市的等级成反比趋势:即城市越大,书房面积越小。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南京是全国人均书房面积排名垫底,其中上海人均书房面积最低,仅0.23㎡。

毋庸置疑,拥有书房的成本随着城市房价的水涨船高。《报告》显示,深圳、上海、北京的书房成本位列前三甲,分别高达近110万元、78万元、75万元。全国“书房自由”的平均成本为29万元。

心中有书,哪里都可以是书房。

《报告》数据显示,通勤、马桶、睡前三大场景正在成为“书房担当”。受访人中,63.6%的人在通勤路上看书,39.5%的人在马桶上看书,35.4%的人在睡前看书。场景选择上,卧室与卫生间的阅读率分别为38.5%、32%,排名紧随书房之后。

书房越来越难以拥有,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,这些客观因素让人们的阅读需求被压抑,但并没有随之消减。阅读空间和场景“见缝插针”,在人们的碎片化生活中生根发芽,相关软件也备受欢迎。

提倡碎片化学习方式的得到App自2016年5月上线后一直得到白领人士的追捧。一年后营收超1亿,目前已经拿到由红杉资本中国、真格基金参与的5轮融资,并频传上市消息;在线听书平台喜马拉雅除跑马圈地的同时也在“合纵连横”,投资了读书市场增长亮眼的樊登读书——后者在2019年7月用户以破2000万,2020年营收超10亿,公司估值超50亿。

同时,抖音、快手等新兴流量平台也以短视频、直播等带货模式成为电商平台的销售渠道。根据广发证券发布的一则图书行业总结报告,截止2020年底,在抖音平台上开设账号的出版社据估测有200多家,“樊登读书”、“天天读书”等账号流量巨大。同时根据飞瓜数据显示,2020年12月,抖音书籍类店铺“王芳的书屋”、“当当官方旗舰店”成为销量前两名。其中当当在12月当月实现销售单量达28.6万单,GMV82.1万元。

“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,阅读场景的碎片化不会消灭人们读书的需求,需求在,市场自然也在,问题不过是谁领风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