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乡鸡门店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几乎一夜之间,因为手撕员工“减薪”联名信,并硬核表态“宁亏5亿、卖房卖车,也要让1.6万员工有饭吃、有班上”的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,和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一样,成为非常时期的餐饮业“网络红人”。

2月10日,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电话专访时束从轩独家透露,昨天光大银行、建设银行以及本地的一家银行共三家银行主动和他们联系,预计老乡鸡会和西贝一样获得5个亿的授信额度,先期2个亿流动资金贷款预计本周就会到账。

对于资金到账后的用途,“第一是发工资,主要是发工资。”束从轩强调。

而关于有序复工,他最担忧的还是员工安全,“整夜睡不着。”

回应网络走红:一开始只是为和员工交交底、不后悔“卖房卖车”的表态

对于自己的意外走红,束从轩坦言,“一开始,只是为了和员工聊聊天、交交底。”

据束从轩表示,当时这个视频首先是对内部员工发的,因为老乡鸡全国店面广、人也多,这个时候员工需要知道公司的方向、老板的声音,所以他就以视频方式和员工聊聊天、交交底,只是后来公司团队看到这个视频觉得不错,建议公开。

“我也没多想,就说公开吧,没想到有这么多的网友、企业、老百姓、媒体关注。真的没想到。”束从轩说。

而对于外界给他“中国好恒达首页老板”的称谓,束从轩坦言“责任更大、压力更大。”但他同时强调,不后悔“卖房卖车”的表态,对此,他的家里人也表示支持。“越是这样(网络走红),我们企业越不能倒,再难我也要带领企业度过难关,还要帮到更多企业。”

不过,在被点赞“中国好老板”“硬核老板”的同时,也有部分网络声音质疑老乡鸡这是“危机营销”。

“我觉得有这样的声音也正常,外面有一些朋友对我们了解不够,缺乏这方面的沟通,对我们一个企业来讲,是一个生死关,疫情实在考验我们企业和人性。这是一个很难熬的艰难时刻,我们很多企业成本不停增加,包括现金流往下掉,都是真金白银,这个时候更多考虑自救,没什么心思来做什么所谓的‘危机营销’。”束从轩表示。

走红第一天:获银行授信、凌晨3点才睡、高管主动住公司

谈及昨天(2月9日)在网络上刷屏式走红,束从轩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视频发出后,也的确发生很多感人的事情,比如,政府有关部门积极了解他们的情况,餐饮协会也表示大力支持,也有银行主动联系。

“甚至有人没有留下姓名,给我们留下50套防护服,用于医院送餐。”束从轩表示,这些支持都让他感受很深。

不过,昨天他的更多时间和精力还是在公司“经营自救”上,毕竟这么多店和员工。

“(昨晚)睡觉都3点多了,高管都住到公司。”束从轩告诉记者,经历这次事件,员工更加和公司站到一起,和公司同生死,组织了多个小分队,下沉到店面去帮扶员工,帮助他们树立信心、解决困难。

这其中,谈及员工感情,束从轩还谈到一个细节,曾经有一个员工在此期间感冒发烧了,第一反应是:“我感染了店面怎么办,我给公司制造了麻烦,左一个对不起、右一个对不起,我感动得泪流。”束从轩表示。

包括在武汉坚持给医院免费送餐的老乡鸡的员工、驾驶员,实际也都冒着风险,束从轩说,“我想他们也是有父母、有孩子、有家庭,但依然选择了无条件支援一线,我觉得这样的员工太可爱了。他们更可爱。”

据束从轩告诉记者,老乡鸡现有规模员工一个月的工资成本约7000多万元,如果拿到银行金融支持解决方案,资金第一就是用来发工资。

有序复工、最担忧员工安全、最难在“口罩供应”和“运力”

对于复工的安全风险如何把控,束从轩告诉记者,疫情之下,很多员工歇业在家,会有迷茫无助的心理,他们更需要信心。包括视频里展现出来的幽默和乐观是为了给员工们传递正能量。


老乡鸡武汉门店免费给医务人员送餐,这些便签纸,是通过网上征集网友对医护人员说的话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其实我整夜睡不着,最担忧的是16328名员工的安全,还有2000多名员工在武汉。企业的损失和经营倒是其次。”束从轩进一步坦言。也正因如此,现在店里的要求都是一个小时洗一次手、两个小时消毒一次、4个小时换一次口罩。每天都在自查自检,天天测体温,“最紧张的就是接到电话说哪个员工体温异常,真的会整夜睡不着,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。”而据了解,幸运的是,老乡鸡到目前为止员工无一感染都很健康。

谈及物资,“最难在口罩供应”,束从轩表示,现在公司的采购几乎分别住到了口罩厂,每天都在磨、在等。

而谈及复工现状,束从轩表示,目前全国复工营业的店不到一半,而且疫情发生后,全部都是外卖没有堂食。“营业店面的外卖收入相当于正常营业时候的20%多一点,1/4左右吧。”

此外,束从轩告诉记者,订单有时候增加,但是运力跟不上,很多外卖小哥暂时来不了,随着今天(2月10日)已经开工陆续会好一点,但这个开工各个地方都有新的规定,这也都是复工的挑战。

老乡鸡在2019年10月的全国战略发布会上曾经提出“预计2023年在全国将扩展至1500家直营店,五年内实现100亿元的销售规模”的计划,现在这一计划是否会受到疫情影响?束从轩坦言,现在还不好评估。如果疫情连续两个月得不到缓解,可能就会做一些调整。“(疫情持续)更长时间,调整会更大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老乡鸡2018年曾经拿下加华伟业资本2亿元的首轮融资。

“疫情发生后,投资人也是一天给我们(打)一个电话,让我们鼓起信心,他们也选择和我们站在一起,钱不够只要我开口,他们就拿,也有多家融资机构在联系我们,问是否需要融资。”束从轩说。

最后,在被问及是否做了最坏打算时,束从轩对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表示:“卖房卖车,不行还能卖股份。”